地球上最后的荒野正在消失

纳米比亚的骷髅海岸(Skeleton Coast)。图源:Martin Walsh
这是一篇令人沮丧的户外文章。
印度尼西亚的森林大火把东南亚的天空染成了血红色;民粹主义的巴西新总统决定是时候在亚马逊地区进行农业、矿业等的“开发”了;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座冰川都产生了崩塌的危险,而在冰岛,冰川也在不断消融。人类,不仅仅是在世界最高峰制造垃圾,甚至在世界最深的地方–10994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也发现了塑料袋。
世界上还有人类未曾涉足过的净土吗?地球上的荒野地区都成了什么样子?字典里对荒野的定义是“未开垦的、无人居住的、不适宜居住的地区”,忽略掉主观性的不适宜居住地区,下面我列出了一份看似合理的世界荒野清单:
南极洲、撒哈拉沙漠、亚马逊、刚果、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西伯利亚和俄罗斯大部分针叶林地区、加拿大北部、阿拉斯加、空白之地沙漠、澳大利亚内陆地区、新疆阿尔金山脉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丛林深处,也许暂时也包括马达加斯加内陆地区、奥卡万戈三角洲和帕米尔高原。
但在2019年,这些地方有多少仍然是荒野呢?

塔吉克斯坦帕米尔高原的月球之景。图源:Martin Walsh
去年,昆士兰大学的一个团队完成了一项综合研究,绘制了世界上现存的陆地荒野和完整的海洋生态系统。结果并不好。除了南极洲,人类活动改变了77%的陆地和87%的海洋,剩下的23%的陆地荒野可能不会持续太久。1993年至2009年间,由于“人类定居、农业、采矿和其它压力”,比印度面积还大的荒野消失了。
他们绘制的图表让人大开眼界,世界上只有五个国家拥有剩余的70%的荒野。

图源:Nature
那些在我临时清单上的很多地方都不符合要求,符合要求的地方比我我想象中更小,也更分散。斯堪的纳维亚北部地区已经不符合,像瑞典这样的国家人口密度虽低,但大部分土地仍在管理之中。即使在遥远的北部,萨米人(Sámi)也使用雪地车甚至直升机来饲养庞大的驯鹿群。
俄罗斯、加拿大和阿拉斯加北方的森林有很好的代表性,但是世界上大部分的森林却不尽然。森林是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之一,但也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19世纪,可怕的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对刚果雨林及其居民进行了残酷的剥削,该地区自独立以来经历了内战和镇压。殖民主义从未真正离开:它只是打着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幌子,让跨国公司榨干了这个国家。你手上的智能手机,其中的关键材料,比如钽和钴,很有可能是在违背道德的情况下从刚果开采出来的。鉴于刚果丰富的自然资源,这个曾经广袤的丛林不再是荒野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20世纪之初,越南也是荒蛮之地,以至于半猿半人(nguoi rung,丛林人)的传言被认为是一个缺失的环节。(如果确实存在的话,它更像是一种类人猿,而不是一群消失的直立人)。而早在1997年,这里就发现了两种新的大型哺乳动物,一种是麂鹿,另一种是亚洲独角兽。

世界上至少有50%的森林消失了,越南达拉地区。图源:Martin Walsh
但是越南的森林已经被大量砍伐。在越南战争中,美国用凝固汽油弹和落叶剂橙剂对越南丛林进行了地毯式轰炸。他们摧毁了越南大片的森林,并造成了几代人可怕的先天缺陷。
从那时起,人口激增给剩余的荒野空间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农田和村庄已经取代了森林,猖獗的偷猎导致了大部分物种的灭绝。2010年,越南最后一头爪哇犀牛死于一颗AK-47子弹。老虎虽然没有正式灭绝(据说仅剩五头),但它们已经在野外消失了至少十年,而野生大象目前仅存约50头。
马达加斯加的干燥林仅剩3%,巴布亚新几内亚每年估计损失1.4%的丛林,主要是由于非法砍伐。

现存野生老虎约4000只,在尼泊尔徒步时见到的其中一只,十分罕见。图源:Martin Walsh
在巴西,人类长期以来一直在啃食亚马逊,慢慢地把强大的丛林撕成碎片。现在,在“巴西特朗普”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领导下,破坏的步伐加剧了。亚马逊大火占据了新闻的头条,博尔索纳罗却猛烈抨击国际批评人士的“殖民主义精神”。
在讨论荒野和生态系统保护时,很难避免对新殖民主义的指责。西方国家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了自己的荒野地区,并消灭了大部分的巨型动物,所以指责发展中国家类似的破坏自己的荒野空间显得很虚伪。
美国的人口密度相对较低,国家公园面积广阔,资金充裕。1964年,林登·约翰逊(LyndonB. Johnson)总统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荒野保护法案》(Wilderness Act),并发表了具有预言性的讲话:“如果未来的几代人要以感激而不是轻蔑的态度来记住我们……我们必须让他们看到世界最初的样子。”
但即使有了这些崇高的理想,北美物种的减少也没有减缓。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自1970年以来,美国和加拿大已经损失了30亿只鸟类。

特有物种,比如这只越南小金翅雀,尤其容易受到栖息地损失的威胁。图源:MartinWalsh
那么,现在是不是太晚了?也许是,也许不是。如果有恢复的机会,环境可以非常有弹性。切尔诺贝利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里说明了当你消除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压力时,可能会发生的是情感。一些核专家估计普里皮亚特镇在未来三千年内都将无法居住。然而,大量的野生动物在几十年内又回来了,甚至连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现在也在这座废弃的城市里悄悄活动。事实证明,大剂量辐射的危害远远小于人类的存在。
“人类总是认为自己比海豚更聪明,因为他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摩天轮、纽约、战争等等——而海豚所做的只是在水里玩耍。但与此相反,海豚一直认为自己比人类聪明得多,原因完全相同。”——道格拉斯·亚当斯
希望是有的,但形势如此严峻,以至于我们只能寄托下一代敦促世界领导人采取行动。各国政府更愿意相信经济呈指数增长的神话。似乎我们不会尝试拯救世界,如果要付出代价的话。

只有少数地方的野生动物在自然乐园里自在生存。图源:Martin Walsh
也许所有的户外机构需要重塑品牌,尽快地与自然世界重新建立联系,不然,我们会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失去最后的真正的荒野。
文章来源于:Martin Walsh;编译:想象尼泊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户外娱乐网 » 地球上最后的荒野正在消失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