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秋喜马拉雅登山更新 | 登顶、死亡与放弃

┃本登山季在马纳斯鲁的首例死亡事件

纳斯鲁大本营
今年秋季,一名波兰女士在马纳斯鲁峰遇难,这是此登山季的首例死亡事件。50岁的RitaDonata Bladyko在一个波兰五人探险队中到达了8000米的4号营地。据《喜马拉雅时报》报道,她曾有过体温过低,而不得不在队友的帮助下下撤。Bladyko死于3号营地,可能是由于海拔问题。
┃澳大利亚女子成为卓奥友峰最年轻的登顶者

Phunuru SHERPA(左)和澳大利亚攀登者Gabrielle Jane Kanizay在卓奥友峰上。图源:Beyul Adventure
16岁的澳大利亚女孩Gabrielle Jane Kanizay成为攀登世界第6高峰卓奥友峰(8188米)最年轻的女性。
9月25日,这名来自墨尔本附近布莱顿的女学生和其他四名成员,包括她的母亲简(Jane),以及国际登山向导卓奥友登山队(International Mountain Guides Cho Oyu Expedition)的五名夏尔巴,一起登顶卓奥友峰。去年,这对母女已经完成了前往珠峰大本营的长途徒步。

Gabrielle和她的母亲简。图源:abc.net.au
IMG的Phunuru Sherpa也在登山队中一同登顶,这是他第19次登顶该峰。
登顶卓奥友峰最年轻男性是美国人MattMoniz, 2014年他16岁时登顶。
2010年,管理西藏登山活动的中国西藏登山协会(CTMA)也对青少年攀登珠峰做出了类似规定,规定世界最高峰登山者的年龄限制为18岁。
此前,13岁的Jordan Romero和16岁的Temba Tseri Sherpa因登山时遭受冻伤而失去手指和脚趾,这引发了很大的争议。CMTA声称,任何对最年轻攀登者的过誉都会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Bargiel放弃从珠峰峰顶滑雪下撤

Bargiel的团队在珠峰大本营。图源:Marek Ogień
波兰极限滑雪员Andrzej Bargiel放弃了用花瓣从珠峰顶峰滑雪下撤到大本营的计划,因为在昆布冰川上出现了不稳定的冰塔,这被认为是一种不祥的预兆。2014年,类似的冰塔从珠峰西肩断裂,导致16名夏尔巴死亡。今年秋天的几次珠峰探险,包括Bargiel的滑雪下撤计划,在最终决定放弃的时候,都考虑到了那场悲剧。
上周早些时候,Mountain Hardware团队和波兰的洛子峰团队因为冰障的威胁而放弃了合作。现在只有麦迪逊登山队(Madison Mountaineering team)和西班牙超级越野跑者K天王Kilian Jornet留在了山上。

这块60-100米高的冰塔在冰瀑上方1000米处隐隐闪现。图源:Tim Emmett
┃道拉吉里的成功登顶
“我已经到达了顶峰,”西班牙人Sergi Mingote昨天在推特上宣布。从海拔7250米的3号营地到海拔8167米的道拉吉里峰,他花了13个小时。在仅仅444天的时间里,这已经是他第7座在不使用辅助氧气的情况下登顶的8000米高峰了。2018年,这位38岁的登山员攀登了布洛阿特峰、乔戈里峰和马纳斯鲁峰,今年在道拉吉里之前,他攀登了洛子峰、南迦帕尔巴特峰和迦舒布鲁姆 II峰。Sergi Mingote决心在1000天内无氧登顶全部的14座8000米高峰。他计划于2021年5月项目结束时无氧攀登珠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户外娱乐网 » 2019年秋喜马拉雅登山更新 | 登顶、死亡与放弃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