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难忘的珍珠泉大池子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原创)

位于解放路与西一路交汇处这座酒店,其前身就是珍珠泉浴池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

祁河

记不得是从何时自己能独自去洗澡的,但记得洗澡的地方叫珍珠泉。

儿时,洗澡还是难事,连省委机关大院都没有个澡堂。夏天还好办,在院中的水龙头下就能解决问题,天一冷就没办法了。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原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住家大多都是平房,即没有暖气也不通热水。做饭取暖烧的是煤球或蜂窝煤炉子,在家最多能烧壶热水洗头洗脚、擦个身子。洗澡最近的地方是到大差市十字朝北一点解放路西侧,现市第四人民医院马路对面的锦江之星酒店——老西安原先最有名气的浴池“珍珠泉”。

记忆起初,洗澡一般一两个月才能奢望一回。想讲一下卫生要挨到某个星期天,约三两个伙伴,一大早从十一道巷走到和平路,蹦蹦达哒来到珍珠泉,先要排一两个小时长长的队等候洗澡。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原创)

浴池专用拖鞋

记得门头的牌匾“珍珠泉”三个字是竖排的,好像是舒体十分醒目。两三角钱买好澡票,分什么大池、盆塘、淋浴,坐在长櫈上等候叫号。通常我们选大池,一是便宜、二图热闹、三为能泡透出汗。进去立时暖融融的,坐在长凳上等候,一股子香胰子和汗蒸的气味扑鼻而来,不一会儿就得脱下厚厚的棉衣抱在怀中。

大堂正面有座褐色的木楼梯,台阶上镶嵌铜条,脚踩上去吱吱地作响。上到拐弯处,有面大大的穿衣镜。一楼为普座,设置供洗完澡的人休息、修脚的床榻。二楼有容两人休息的雅座,用木板隔开挂着白门帘。大池、盆塘、淋浴等也在二楼,上面一声“两位!”或“一位!”等候的人才能依次上去。

除去鞋袜衣物放入衣柜锁好,将拴钥匙的橡皮筋套上手腕,光脚穿上拖鞋,一丝不挂走进热气腾腾大至四五十平米的大池间。先在门内的小池中捞条毛巾,用手试试水温,然后往胳膊腿和前胸后背撩点池中的热水,再将脚腿慢慢伸入水中淹至腰间,再猛地蹲下让滚烫的洗澡水没到脖颈。接着寻到池边的台阶坐定,直到全身特别是额头上冒出汗来。

泡十多分钟,便坐于水池边石材铺砌的台沿,搓除身上积攒的垢痂。反复两三次,再由小伙伴将毛巾拧干相互搓背,然后去挤满人的莲蓬头处淋浴,打上肥皂再揉搓一遍,冲洗干净。有不过瘾者会再入池泡上一阵子,淘气的还会将澡堂当泳池,乘人少扎个猛子或学狗刨扑腾几下。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原创)

绘图:王建红

热气蒸腾的大池内隔有两个区域,靠里面还有个水温较高的小池子,除了一两个老者在里面泡,不时还吼几句秦腔,像我们这些小屁孩儿是绝不敢进去,害怕烫秃噜了皮。老者们泡好后,是要请珍珠泉搓澡师傅搓澡的。一两角钱,分半搓和全搓,买票时给个带绳的小木牌作为凭证,挂于大池内墙壁上钉的一块长木条上,生意还不错。搓澡 师傅没搓完一人,就会取下一个牌子叫号:“来一位!×号!”特别是敲背的声音,噼里啪啦的节奏感极强,听着就十分舒坦。但那会儿在我潜意识中,认为那是地主老财剥削阶级的一套,怎么能让劳动人民伺候你呢?总觉有点捌扭,也不敢和没钱尝试。

洗好出来,服务员会递给一条干浴巾,擦拭干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体,回到雅间或普座躺一会儿或干脆换好衣服回家。下楼至穿衣镜前,会拿起拴在旁边的梳子,梳理一下头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容光焕发,顿时感觉身子轻飘了几许。记得还去过西一路向北一点的沧浪池,那里设施稍差些。再远一点还去过东大街炭市街东口的明星浴池,后来相继改成东风和新城浴池,那里的条件似乎更好一点。洗完澡顺便还能为家里买点“白云章”的饺子馅,全家聚在一起包顿饺子如同过年一般。

难忘珍珠泉的大池子(原创)

当年浴池里喝的最高档的茶

珍珠泉是西安的老字号,为山东人氏焦藩东创立,于1936年10月1日开业。因在此开凿的井水“清冽似泉,喷洒如珠”,水质可与故乡济南的珍珠泉媲美,故将浴池取名为“珍珠泉”。据曾经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谢维汉先生回忆,他在市服务公司工作期间整理过全市洗浴业的资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市的公共浴池有珍珠泉、沧浪池、大同园、新城浴池、红星池、灵龙泉、北海浴池、小寨浴池、大众浴池等19家。可见那里拥有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公共浴室资源稀少的可怜。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成年、成家到京城念书时,也没有多大改善。不过1984年进京上学时,每周已可在学校洗淋浴一次,终于能畅快地洗上一次澡了,但感觉没有在大池子中泡澡舒服。直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中期,我到北院门及南院门的市级机关上班,每月会给发几张洗澡票的福利。局长处长干部都赤条条地挤在大池子中蒸泡,在一个大澡堂里讲卫生,彼此说笑也是其乐融融。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住房制度改革、居住环境的改善,现在市民绝大多数都住上了通暖通热水的楼房,在家洗澡已成了平常之事,但总觉不如在大池中泡澡舒坦惬意。不过也不打紧,虽然像珍珠泉、沧浪池、明星池等公共浴池也早已复不存在了。但有了一大批更现代与时尚的洗浴中心、温泉水疗等名目繁多的洗浴服务,在那里的大池中冲泡一番也很是过瘾。也能心安理得的让杨州的师傅搓一搓,洗完躺在大厅或包间品会儿茶。但总觉少了些热闹,银两也多掏了许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户外娱乐网 » 令人难忘的珍珠泉大池子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